感悟

Beyond the void

admin 提交于 周六, 11/28/2015 - 11:56

因为需要扩展ibus-pinyin,搜到了一个叫BYVoid的人,不知道他是谁,浏览他的博客之后(https://www.byvoid.com/),发现是个很出名的人:

郭家寶(BYVoid),清华大学计算机系2010级本科生,曾获得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NOI)金牌。他从中学开始涉足开源开发,参与过「汉典网」等许 多Web项目的前后端设计开发,同时是Linux输入法ibus-pinyin的作者(这是《Node.js开发指南》对他的介绍,但是根据https://www.byvoid.com/zhs/blog/page/23中的描述并非这样:“最近结识了中文Linux下最常见的输入法iBus的作者Peng Huang,并有幸加入了ibus-pinyin输入法的开发工作。”)。《Node.js开发指南》作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了的缘故,最近总是在脑海里浮现“后生可畏”四个字。

标签

专注力影响智商

admin 提交于 周四, 11/26/2015 - 17:37

有研究表明经常玩手机、即时聊天会降低人的智商,或者说注意力不集中做事会更慢、质量会更差。

TED的演讲不超过20分钟,这是根据人的专注力持续时间作出的决定。在学校,一节课的时间大概是45分钟。专注力时间长的学生显然能够学得更好。

公司里有位员工,老是带着耳机听歌,他声称一边听歌一边工作的效率更高。然而,他的工作效率显然是最低的。我刚毕业开始工作得时候也喜欢边听歌边写程序,但是隔几分钟我就可能想换歌,甚至连续进很多首歌,情绪很浮躁,时间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

记得小学一年级就学小猫钓鱼的故事,故事告诉我们专心做事的重要性,只要专注才能有所成。

西方喜欢使用电子邮件,中国人却很少使用。一些管理者喜欢通过口头吩咐、会议、电话、QQ、微信去处理事情,而不使用简单的流程管理系统。很多时候这些事情会被忘记、效果没有被确认、不了了之。现代人生活在超多任务处理的环境中,把多任务变成单任务处理,让某一时刻只专注于一件事并不被打扰,这是效率的关键。我们要避免与那些不尊重别人时间、喜欢一时想到什么就去立刻打断别人工作的人共事。

标签

Age of Ambition

admin 提交于 周日, 11/15/2015 - 23:06

这是一本关于外国人怎样看中国的书,在英国Amazon有电子版出售。里面包含了很多在外国很出名的中国人,其中包括韩寒以及一些我不敢写出来的名字(比如一位艺术家和一位盲人)。我想,在这样的时代成长的人是不是会变得越来越懦弱?一个多世纪前,那些留学回来搞革命的先驱,看着充满奴性的国民感到痛心疾首。其实奴性也是可以理解的,当见到反抗的代价太大的时候自然就惧怕冒险反抗。

2002年的时候,参加过一个英语夏令营。当时有很多外国人到学校里做英语老师。我能记起他们对中国的了解就是Bruce Li(李小龙)、Coco Li(李玟)、盗版。有老师问我们哪里可以买到盗版。当时,在我心目中外国人是不用盗版的,当我听到这样的问题不禁有点失望——这都是什么层次的外国人?

书中把基本上覆盖了近年来媒体所覆盖的重大事件。有趣的是还提及了Node.js因为版本号是0.6.4而无法更新的事件,一个媒体人竟然也知道Node.js。

书里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可以不进行政治改革而实现经济腾飞。我也很疑惑,人应该是完整的,人的思想是怎样一边被压制,一边可以迸发无穷创新力量?

标签

林毅夫

admin 提交于 周三, 11/04/2015 - 15:10

1979年,一个台湾的军官和妻儿不辞而别,游过金门海峡,来到当时还很穷的大陆。他一直被台湾以叛逃罪起诉,父亲去世也不能回台湾奔丧。如今,他已是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没有政治因素影响下的、关于林毅夫故事的完整陈述。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E%97%E6%AF%85%E5%A4%AB

标签

大智若愚

admin 提交于 周一, 11/02/2015 - 10:14

中学有个女同学,圆圆的脸蛋,傻傻的笑容,行事很低调(但不是低调得让人觉得神秘),很不起眼。印象中没有参加过任何理科的奥林匹克竞赛。高考的时候,她考了899分(900分为状元),去了清华大学,也不记得什么专业,好像和信息相关。当时也只觉得她考得很高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昨天中学校庆,在微信群里看到她抱着3岁儿子的照片,还是那样标准的眼神和笑容,很不起眼。照片是和另外几个女同学一起照的,其中有一人是中山大学的副教授,各人看上去都很普通。有人对照片的评论是:“人生的赢家”。

我在想,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从来都没有看出她有什么过人之处。为什么她考试第一名的时候可以考得那么不引人注意。而那些搞奥数的人则是非常瞩目。我甚至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当年她考899分是不是故意的?当然这个可能性应该极低,不过当我们自己觉得一件事发生的可能性很低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我们不理解而已。

这些看上去很普通的人是有智慧和很幸福的人,那些行事张扬好像很了不起的人其实只是小丑。当我们走在街上、地铁里,盘算着心里“重要”事情的时候,身边又有多少不起眼的智者和我们插肩而过呢?

标签